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爱心聚焦

2012年12月30日调查手记(一)

发布时间:2013-12-13 浏览:1421次
分享到:
2012年12月30日调查手记(一)
        2012年12月30日的夜晚,这座城市像往常一样用宠辱不惊的麻木营造着都市应该具备的姿态,对在这里生活了将近几十年的我来说,这种姿态已经深入到我生命和生活的各个角落,然而从皇帝岭林场那连绵的群山中回到县城的钢铁森林里之后,我的思想却无时无刻不被那些面孔以及面孔背后的故事所占据。
   皇帝岭,这个有着帝王皇权霸气凛然名字的地方,三个村却都是省级贫困村,义工联因此把这做为扶贫助学的一站。沿途的风景煞是优美,群山峻岭,银装素裹,山青水秀,空气清新,也正因为山高林深而导致闭塞贫乏。
图片
   在一天的时间里,绍烽、智强和我在智强父亲的带领下走访了两个行政村的4户人家,山路难行,路面冰雪覆盖,我们紧绷着每一根神经走完了一段又一段,淳朴的山民和他们无奈的命运不停地撞击着我们原本平静的心灵。一想起那些沉重的现实,其他琐碎的事我都不愿再去思考,只是遗憾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图片
   宁越,男,2001年4月出生,皇帝岭林场高坡村宁上组人,亭子观学校六年级学生。妈妈在他不到2岁时不堪忍受家里的贫寒而离家出走,此后便再也没回来过;年近八旬的爷爷体弱多病,严重时大小便失禁,经常要住院;身高不到1米5的爸爸无奈之举只能离开年迈的老父亲和年幼的儿子,只身到广东打工用瘦弱的肩膀支撑起这个家。
   为了节省路费,爸爸一年才能回来一次,懂事的宁越坚强、乐观、能干。
爷孙俩相依为命守着破烂的土砖屋,读书、干活、照顾爷爷早已成为小宁越每天的三步曲。特别是爷爷病发时住院每次一住就是十几二十天,小宁越就孤零零一个人守着山上到了夜晚连大人都会害怕的房子。
   
从宁越家到学校有近2小时的路程,小宁越每天起早贪黑行走在这条蜿蜒崎岖的山路上。
   图片

村支书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宁越的家。宁越迎了出来,看着我们这群山外来的客人,笑容漾开的那一瞬,我发现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样干净的笑……
图片 

   我们到宁越家时,爷爷又因病重被送到医院住院了,这次特别严重。还是宁越发现爷爷倒在地上的,叫来了村民帮忙把爷爷送去医院的。二十来天了,小宁越都是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问他害怕吗?他坚定地说:不怕!问他知道爷爷得的什么病吗?这个坚强的孩子神情低落,摇摇头,眼里泛着眼花。一个记忆里没有妈妈的样子,一年只能见爸爸一次的孩子,唯一陪伴他的爷爷也倒下了,此刻该是多么的无助!
   大家
安慰他爷爷会好起来的,懂事的他低下头,咬着干裂的嘴唇,一语不发。
   我强忍眼泪,假装记录……

   图片

没有妈妈的家凌乱不堪,没有爸爸在的家空荡寒冷....
图片 

    这是一双
11岁孩子的手,一双每天除了做作业还要辛苦劳作的手,右手食指在打谷时还被打断了一截,看到这双手,我的心被强烈的震撼了!11岁,这个本应在父母的羽翼下幸福地享受童年生活的年龄……
图片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寒冷还是面对陌生的我们有点不适的原因,宁越一直用帽子罩着头。
 图片
    
为了缓和沉闷的气氛,不想揭开这孩子的伤疤,我把话题转开了,在交流的过程中,憨厚纯朴的宁越羞涩地告诉我们自己成绩一般,在班上10来名,他喜欢看书,看成长故事类的书籍。问到他有什么梦想、愿望和志向时,他抿着嘴冲我笑了笑说:都没有……似乎在他的世界里想这些都是不现实的!

   宁越的话语不多,但话语间处处展现出超越同龄孩子的坚强与懂事,让人忘却他的年龄。许是家住在山上用水不便的缘故,临行前无意间看到小宁越脖子上黑黑的几圈已完全盖去了自己原来的肤色,才发现他还只是个孩子,没有妈妈爸爸的照顾,这孩子是多久没洗过澡了? 

图片

 

 

“我想爸爸,也有点想妈妈” 离开的路上,小宁越的话一直萦绕在耳旁,车窗关闭的那一刻,一滴泪悄然滑落,瞬间溶入这冰雪世界,那颗冰花是为宁越而绽放的图片


调查员:唐绍烽(图)、刘双双(文)、宁智强